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天天315 正文
防晒乳和面膜成不合格化妆品重灾区仟佰草韩后等上黑榜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消费者报道》  2017-12-18 07:14:24
分享到:
更多

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治疗,

  本期第一财经电视《首席对策》专访的嘉宾是: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

  素有“改革派”之称的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先生,曾任交通银行行长,中国工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他既是一位精通银行传统存贷业务、谋略长远、注重改革创新,不断优化银行经营机制的银行家,也是对中国宏观经济及资本市场都有着深刻见解、眼光独到的经济学家,作为金融专家,牛锡明先生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他发表经济学术论文35篇,计20多万字,专著有《商业银行系统化绩效考核》等。业界如此评价他:不仅善治一家银行,还为整个银行业的发展不断探索改革创新之路,争取先行先试。在本次专访中,牛锡明先生强调:在金融业去杠杆,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只有通过改革开放和创新才能化解风险,释放红利,激发活力。

  一金融去杠杆只有通过改革开放和创新才能化解风险

  前几年在货币宽松、利率市场化、金融监管趋松的背景下,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主动加杠杆,资金大量流向房地产,金融机构负债端一旦融资困难,流动性风险可能会爆发,引发资产抛售甚至导致信用风险等连锁反应。今年3月以来,证监会、银监会等监管部门都给出了强监管指导,譬如银监会的“三三四”检查。可以说,本轮金融去杠杆的一个目标是抑制金融业的无序扩张,另一个目标是对于高风险的金融机构,切割政府信用背书,实现市场出清和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

  对于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银行业如何创新转型,继续保持利润增长势头?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开宗明义:从长期来看,去杠杆政策会持续下去,监管趋严的大趋势不会变化。但即使在中国的金融风险比较大的时候,我们也必须要坚持改革、开放、创新,也只有通过开放、改革、创新,也才能够化解风险。既不要把风险与改革开放对立起来,也不要把监管与改革开放对立起来。

  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把支持小微企业落到实处

  中国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一直是我国金融体系支持实体经济不力的重要表现。6月M2增速首次跌破10%,那么,金融去杠杆是否会更加恶化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间,银行应做出怎样的权衡? 牛董事长依然坚持“金融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这一理念,针对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繁和融资贵的问题,交通银行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落实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繁和融资贵的问题。

  三,对于合理的住房贷款需求交行依然大力支持

  随着金融去杠杆,抑制房地产泡沫政策地深入,很多人感到现在银行越来越不愿意放贷了,对于刚需人群的住房贷款,牛锡明董事长在《首席对策》中强调:对于合理的住房贷款需求,银行应该大力支持。房地产行业,从国家的政策层面来说,一直是要房地产行业保持稳健的发展,这是一个基本的总基调。作为银行的住房按揭贷款也好,房地产贷款也好,也必须要遵循国家的“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凡是一些合理的房地产需求,我们该发放的还是要发放,交通银行并没有停贷,更没有收贷,如果你需要购买一套住房,而且也符合国家的政策的话,还可以到交通银行来申请贷款。

  四,稳定息差和智能化创新应用是未来改革的两大任务

  银行是顺周期的行业,在利率市场化和经济下行的宏观环境下,以理财产品快速发展为代表的金融脱媒成为我国金融结构转型重要一部分,当下去杠杆过程对银行业特别是银行理财业务也带来不可低估的冲击。从交行2016年的利润数据来看,同业板块中的金融市场业务中心(事业部)的利润贡献最大。“要保证利润的增长势头,交行面临的重要任务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把境内分行的息差稳定住,争取未来有一个稳定的回升。此外,交行还将继续完善银行大数据,智能化方面的创新应用,更好地实现银行业务的转型,网点单靠人力网点打天下已经不行了,所以在网点经营模式的转化当中,怎么样把人工智能,把无人化的网点建立起来,这就是下一步的改革。”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先生在专访中如是说。

  以下为本期高端访谈的现场实录:

  第一财经李策:牛总,你好!非常荣幸接受第一财经电视《首席对策》的专访,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监管趋严,今年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是防范金融风险,在本次“陆家嘴论坛”上,周小川行长强调了:“金融服务业要面对更多的竞争、改革和开放,越是重要的行业和角色越要市场化。” 您怎么样理解这两方面看似矛盾的关系,银行业应该如何权衡?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金融在这30年的改革开放发展当中,一直是面临着如何控制风险,以及怎么样加快改革开放,来促使它发展,这样一对矛盾。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当中,其实这30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即使在中国的金融风险比较大的时候,我们也必须要坚持改革、开放、创新,也只有通过开放、改革、创新,也才能够化解风险,使我们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比方说在1992年,刚开始建立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5年、1996年,中国的银行业是产生了比较高的不良贷款,或者说比较大的风险。你说在那个时间,如果我们不改革、不开放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只有死路一条,但是我们采取的是什么?开放、改革。在1999年、2000年、2002年、2004年,一直到现在,一直是坚持着开放、改革、创新。所以我们的金融业现在发展到了,不说世界第一,也是世界第二。四家,工中农建都已经排世界前四,交通银行现在也排到了世界第13名。所以成长到这么大,实际上它都是在开放、创新、改革的过程当中,这样去做的。所以我说不要把两个对立起来,既不要把风险与改革开放对立起来,也不要把监管与改革开放对立起来,我觉得它们之间,是,我也承认它们之间是有矛盾的地方,但是更多的它们是一个相互促进。还有一点特别重要的,不管它风险大小,我们都得要坚持开放、改革、创新,这样一个基本的原则、基本的思路,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前进当中去化解风险,战胜挑战,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第一财经李策:关注到您曾经讲过:“金融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中国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一直是我国金融体系支持实体经济不力的重要表现。6月M2增速首次跌破10%,您认为金融去杠杆是否会更加恶化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交行在为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方面推出了哪些举措?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我想说我的观点,在M2增速达到了13%的时候,也存在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所以我说好像不能够认为M2增速低于10%了,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出来。所以还不能把它和M2降到10%以下联系起来。我觉得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对它比较详细的分析,比方说我们去年对小微企业进行了一个调查,小微企业在增量融资上存在融资难,就是说它原来有一些融资,现在它要增加一块融资,去扩大再生产,这是存在融资难的。那么在小微企业的存量融资方面,是存在“融资繁”,就是它办理融资的手续这方面非常繁琐,效率很低。还有融资贵的问题,也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所以我想对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我们肯定要区分不同的情况来加以解决。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在这方面都出台了很多的政策,现在一行三会,包括各商业银行都在积极贯彻落实这个政策。作为交通银行来说,我们也出台了一个“23条”,我们最近也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我们对于怎样去支持小微企业也做出了部署。我们现在认为,支持小微企业既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也是我们自身的需要,特别是在货币市场化的条件之下,我们如果仅仅做大企业,我们的收入是上不去的,我们必须要拓展我们的服务领域,更多的去服务小微企业,这样对于增加我们的收入也是有好处的。再有,小微企业的风险,我们也要辨证地看,如果小微企业做的是实实在在的,真正的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企业,我们的风险是可控的。如果说我们支持小微企业,把它做虚了,这可能风险就比较大,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要经过分析以后,来把支持小微企业的各项政策落到实处,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第一财经李策:去年M2的增速是11.3%,且出现了“企业流动性陷阱”的现象,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间,银行容易做到很好地权衡么?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两个是可以很好的统一的,实际小微企业既是一个社会效益,同时对我们银行来说也是个经济效益,这里面关键就是我们怎么样能够真正聚焦实体的小微企业,真正支持这些有实体业务的小微企业的发展,这方面风险也是可控的,收入也是可以取得比较好的收入的。所以我想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应该是可以统一的。

  第一财经李策:随着金融去杠杆,抑制房地产泡沫政策地深入,很多人感到现在银行越来越不愿意放贷了,对于刚需人群的首套住房按揭贷款,我们银行依然配合支持么?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房地产行业,从国家的政策层面来说,一直是要房地产行业保持稳健的发展,实际国家不希望房价过快增长,同时我们也不希望房价大幅度下跌,这都不符合“稳中求进,稳定发展”的战略要求。所以我想我们整个从国家层面来说,政策上是要保持房地产的稳健的发展,这是一个基本的总基调。作为银行的住房按揭贷款也好,房地产贷款也好,也必须要遵循国家的“稳中求进”的总基调。那么从交通银行本身来说,一个,我们房地产贷款占我们整个贷款的比重是在合理的区间,也不是很高,但是最近也没有缩减,也还是按照我们正常的程序去办理的。第二个,我们的房地产按揭贷款实事求是的讲,去年增长的比较快,今年确实是有放缓的迹象,或者说在整个的贷款发放上的额度比去年没有增加那么多。但是我想这一点,凡是一些合理的房地产需求,我们该发放的还是要发放,我们交通银行并没有停贷,更没有收贷,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去掌握的。所以我想如果你需要购买一套住房,它也符合国家的政策的话,还可以到交通银行来申请贷款。

  第一财经李策:在利率市场化大趋势下,以理财产品快速发展为代表的金融脱媒成为我国金融结构转型重要一部分。从交行16年的利润数据来看,同业板块中的金融市场业务中心(事业部)的利润贡献最大。然而当下去杠杆过程对银行业,特别是银行理财业务、同业业务带来不可低估的冲击。您是否能够为我们介绍交行如何在同业监管趋严背景下,继续保持利润上升势头?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你也是问了一个我们现在比较头疼的问题,因为经济下行,银行是个顺周期的行业,在经济的上行期一般取得利润是比较多的,但是在经济的下行期,风险显现出来,但是利润也会大幅度减少,或者说增幅放缓,我们现在就面临这样一种情况。交通银行这几年来,我们的利润保持了稳健的增长,每年增长也就在1%-2%这样一个区间,但是总的来说,我们既保持了利润的稳健增长,同时我们也保持了资产质量的基本稳定,我们的不良贷款率现在只在1.5%左右,拨备覆盖率也达到150%,所以总的来说,还是一家大型的稳健的商业银行。从今后的发展当中,一个就是我们还要做好事业部,我们已经办了10家事业部,这10家事业部在这两三年的发展当中,给予了我们很好的利润增长的支撑。第二就是海外业务,我们海外业务的占比已经突破了10%,所以这在几大银行里面属于比较高的比例,海外业务的利润贡献度也在提高。第三个是子公司它的利润这几年都保持在20%左右的增长。所以这几块都是我们的利润支撑,我们现在需要下力气,需要去做的就是怎么样把我们境内分行的息差稳定住,境内分行,因为这几年利率的下降,利率的市场化对我们的息差影响比较大,所以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要集中精力把我们的息差这方面改善的工作做好,争取未来我们有一个息差的稳定,有一个稳定的回升。

  第一财经李策:除了要重视业务创新,息差的改革,银行业也要“引进来”和“走出去”。A股纳入了MSCI, 债券通、沪深港通的深入推进将给我国资本市场的带来开放式发展,也给银行业带来了挑战。银行业如何应对我国资本市场不断开放带来的挑战?如何利用其中的机遇?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实际上我们是非常支持和愿意让资本市场有一个更好、更快的发展,资本市场的发展在这十几年、二十几年当中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非常好的发展,但是总的来说,在整个的金融业里面还是间接融资占主要的比重,而直接的融资占的比重还不是特别的高。未来如果做债市通,沪港通、深港通,这些东西都做起来,能够让股市,让资本市场有一个大的发展,我们乐观其成。再有一个,我觉得资本市场的发展,它会给间接融资一定的冲击,但是我觉得更多是带来发展的机遇。实际上资本市场的发展也会带动间接融资,带动银行市场的发展。比方说一家企业通过股市融了资,它有了资本金,它绝对不会只用这点资本金发展自己,它必然要配套银行的资金或者说间接融资,肯定是这样一个思路。所以我想在这些方面,只要我们加强与资本市场的合作,与他们在业务创新这方面合作的好的话,我们大家都会去得到比较好的发展。因此我想在这个里面可能更要看到发展的机遇,而并不是看到那些发展的挑战。

  第一财经李策:大数据、人工智能在银行业中的运用有着广阔的前景,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安全隐患。作为中国银行业改革的领头羊,您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交行在哪些方面已经开始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对于其中的风险,交行又是如何管控的?

  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应该说这也是银行在的数据、IT这方面应用还是比较领先的。再一个,我觉得在这方面,银行在运用大数据的挖掘方面,还是有欠缺的,这是我的两个观点。那么下一步,我觉得在运用大数据的创新方面,就是怎么样来更好的实现银行业务的转型,这是我们需要把握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比方说我们的网点,网点单靠人力网点打天下已经不行了,所以在网点经营模式的转化当中,怎么样把人工智能,把无人化的网点建立起来,这就是我们下一步的改革。我想从银行的业务来说,完全都能够用人工智能这方面去替代。当然,只有一个人在网点上是不能够用人工智能替代的,就是保安,如果保安也替代了,人工智能就都被拿走了。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觉得其它的业务方面都是可以做替代的。还有,我觉得作为交通银行来说,我们下一步想很好地去推进手机信用卡的创新,我们原来的信用卡都是有一个卡片,以后我们也可以学习支付宝,学习微信,不需要卡片,就把它完全做到手机里,这样我们可以作为一种虚拟的信用卡,无形的信用卡,通过移动支付去拓展我们的业务,提供了很好的空间。特别是银行既有支付的功能,也有信用的功能,实际上信用卡本身是有信用的,两个之间结合起来,这是我们银行的优势,所以在这个里边,运用好大数据,运用好人工智能去发展我们的业务,这是我们今后转型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领域。

 

编辑: 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